古晓居

初心不负

求图(天神右翼)

天神右翼私印!!!!求画手!!!!想要私印的请加群328508876!!!!谢谢!!!!价格可谈!!!!!!!!!求!!!!!嗷!!!想要的也可以来!!!!

于我而言,这已足够

       纸头开始更天神了,我算不上很兴奋吧,之前男朋友出杂志的时候跟着看过些永恒,都更了大半的被查水表了,当时很心塞,很纠结,但是这又是几年过去了,如今已经很淡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不记得是那年开始看天神的,就是这一版永恒版开始更时在晋江追的连载如今却已是禁书,这点还是很难过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永恒的开头是写米迦勒在等谁,当时有一种he但是会很虐的直觉,说实话,天神看得我心里特堵的慌,总觉得差点什么,有总觉得多点什么,这一家子咋这纠结呢。后来吧,觉得路西法就一渣受,当然,米迦勒就一渣攻!再后来吧,就觉得,谁都没有做错什么。(但还是觉得米迦勒渣!路西法摇摆不定!)后来,就没有后来了,被查水表了,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突然发现男朋友这本从未听说的神奇的杂志上有天神的连载,就毫不犹豫的买来看,但是,第三本的格式和前两本不同,以至于我看了好多章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了。再后来,又被查水表了。可叹漫漫征途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   然后,一等就是两年,今天看到纸头更新了,然而对于一个不怎么逛论坛的人来说,还是很郁闷的。不过我也没有了几年前那种狂热,所以说,或许这样也很好,在我心中,这个故事,这个传说早就在白茫茫的雪月森林落下了帷幕,而如今,纸头告诉我,真的要结束了。这样就够了。天神给我的感觉和盗笔很像,说的是年岁这个问题。都是追了那么久的书,都是被放在心尖上,一直坚持下来的书,如今由作者亲自完结它,不论结果如何,都无所谓了,因为它完结了,这就够了,这就证明了我的几年有结果,我的坚持有结果,我的信念不曾消逝。这就够了。尽管天神无法出书,尽管我没有权限去论坛看文,但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永远记得的画面是雪月森林里路西法森森的白骨,他愿意去承受米迦勒血液里的诅咒,他愿意带着这份心意去活下去,他愿意给自己一个机会,给米迦勒一个机会,这就够了。这与我而言就够了,结局如何都不会改变他们的信念,这就够了。不论米迦勒喜欢谁,只要他还爱路西法,就够了;不论路西法身处何地,他心中永远放着光耀殿这就够了。他们是永远的天神右翼。


有病了。。。

我能想到做浪漫的事

就是看灯一盏盏的灭掉

满校园充斥疯疯傻傻的喧嚣

留到以后 告诉学妹 慢慢耀

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

就是等到学校电线烧掉

直到电线烧到再也修不好

我就可以 再也没有 坑爹自习了


我有毒,,,起因是学校电线烧了,然后放假回家不上晚自习。。。有史以来第一次!现在正在悠闲的码字(ˉ﹃ˉ)好星湖!


2015静候灵归

        我算是入盗笔圈比较晚的了,2010入的,至今五年。

        吴邪。盗笔主角,长沙的小三爷,杭州的小老板,胖子的小天真,小哥的无邪。也是我的无邪。一开始,我只是很喜欢他的爽朗,乐观,同时也羡慕他的好运。后来看完了一到八回过头来想,才发现他是全书中最像人的一个角色。小哥包袱太重,胖子不会阴谋,小花将自己栓在了家族上,瞎子没有后悔过,潘子没有私心,三叔城府太深。都有自己的特点,到始终都不是完整的,吴邪有过情绪化,他也会很理智,在生死关头知道是性命最重要,也会在大难不死后满嘴火车。或许这也是三叔选择他作为主角的原因吧,很全面,很客观的讲述这个故事。但也说了,吴邪是一个人,所以他也有私心。将众人带去长白险地只为一句口头的约定,就像王盟说的“这是你的心魔!”。没错,张起灵,小哥,闷油瓶,哑巴张,阿坤,是吴邪的心魔,十几年来,从未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 张起灵。每当说起这个人,我总是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。张起灵,只是一个代号;小哥,吴邪不敢当着他的面喊闷油瓶,就这么叫小哥;哑巴张,道上的称呼;阿坤,苗疆人这么喊。如此说来,没有一个称呼可以称之为他的名字。就是这样的一个没有名字的男人,成为我心中的信仰。只要有他在,不管在哪里,总是很安心,总感觉一定会没事,这也是我并没有觉得盗墓笔记写的很吓人的原因之一。记得三叔在盗八的后记里写过这么一句话“反正我有的时间,就算到天涯海角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”。他和吴邪不一样,他不会去试图弄清楚或者改变现在的事,他只是用自己的时间去改写之后的故事。他改变了很多事,很多人,唯独他自己,从未变过,一如从前的强大,淡然,有血有肉。长白十年,不知再次见面会是如何?或许是山林怪人,或许是一堆白骨,也或许,会有一个淡淡的笑容,说着“还好你记得我。”。如果是他的命,那么,这就是结局,没有好坏。等我垂垂老矣时,我依旧会记得,在我年轻的时光里,出现了一个有麒麟纹身瞳色漆黑的沉默的男人,他是我的信仰。

        胖子。王月半,北京潘家园。对于他的第一映象实在谈不上好。记得当时给他贴的标签是“爱财如命”,之后了解了他,也没有把这个标签撕下来,但是多了一条别的“比命更重要的是对自己好的人”。胖子是那种只要给他一分情,他还你十分的人。很多人经常会因为瓶邪而暂时的忽略胖子,但就像三叔说过的“正因为胖子,才有了铁三角。”正因为他,吴邪满嘴火车,正因为他,小哥不再是那么不近人情。有他在的墓,总是会多一点欢快,让压抑得氛围有了舒缓。如果说小哥给我的是安全感,那么胖子则是保证这安全感不会消失的人。而如今他和吴邪再入长白,算算年纪,他都四十大几了,但他依旧跟着吴邪,去赴了那个本不是他的十年之约。

        长白十年,静候灵归。长白十年,天真不在。长白十年,吾王麒麟。我在这里,等待8.17,等待他们的结局,等待我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


开学前来个临摹( •̀∀•́ )


信(六)(短篇)

       一年后。

       “大人,唐门送来贺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贺礼?本教什么时候有需要中原人祝贺的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说是祝贺大人成为祭祀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大人?”

        “谁送的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唐家堡内务总管唐云亲自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看着女娲神像的男人梦的转身,身上银饰叮叮作响,乱了这半年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知唐总管此次前来所为何事?”面前瀑布飞溅,湿了衣脚,他也没有向后退一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 “送一份迟了半年的贺礼,看望旧人。”声音已不似一年前的爽朗,并算不上好听,但这一句话又有多少分量?这两人之间又隔了多少山水?

         默念完心诀,平静下心境,才再次开口道,“那总管先回吧,或许还能在天黑之前回到唐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旧友不留在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往日元宵灯火的画面突然涌了出来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“攻打魔教时,唐云受了伤,醒来时,腿和嗓子都废了。也不知生在唐门是幸运还是不幸,竟有人帮他换上了新的腿的和嗓子,不过都是金属的,呵。等他能下地走路时,便已是三个月前了。唐门损失严重,便接下了总管的位置。太多人离去,太多人需要安抚。直到月初,唐门才开始运作,但再也无法和从前相比。我今日来,于公,是希望贵教能帮衬着点,于私——是来还个愿。失约了,抱歉。阿云没能回来。”说罢,唐云便一瘸一拐的走了。

      ‘他的声音……是这个原因吗?还没有适应吗?’阿沙仍立在瀑布前。一动不动,似乎想着什么,又似乎只是在看着沼泽万年不变的风景。。

        入夜了,天边的一点亮光让他回了神,转身向着来时的路,抬眼,满天灯火。

        一重水,两重水。期年山盟应待谁?孤枕难成寐。        今不悔,何日悔。东风方绿离人归,相思终成灰。

全文完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就是个傻x。。。。文的序号都打错了,,(ಥ_ಥ)现在改过来,,,顺便吐槽,,因为发的时候在上晚自习,,没敢多弄,,( •̀∀•́ )这篇呢,是在一年前答应基友的唐毒,,拖到了现在,正好作为提前的生日礼物~其实这个是某长篇的番外,不过那个长篇我才写了个文案。。(ಥ_ಥ)又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了哎。小居在这里谢谢各位看客~不论有没有点赞,有没有推荐,有没有留言~都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~谢谢

信(五)(短篇)

       难得遇上苗疆的好天气,唐云起了个大早去市集买了最早的蔬菜最鲜的活鱼。提着食物回了家,一推开门,果然看见啊沙再睡。小懒虫,唐云无奈的笑了,笑拧好了面巾,才喊阿沙起床。

     “阿沙,阿沙,虫都叫了,该起了。”

     “唔……嗯……”阿沙嘟囔了两声又睡了。

     “阿沙,我给你买了食材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 “嗯,”一听见说有食材,阿沙的睡意就去了大半,“嗯!”坐起身由着唐云伺候自己,洗漱,换衣,束发,等全部收拾好了,阿沙也醒了。    

    “阿云。”阿沙挂在唐云脖子上叫到。

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 “阿云。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“阿云。”轻轻在唐云颈窝处蹭了一下。

     “在,在,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  “阿云” “阿云” “阿云” “阿云” “阿云”……阿沙一直喊着唐云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阿云,我好喜欢你。”说着,仰头看着唐云漆黑的眸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也喜欢你。”低头送上自己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不够!”

        “大清早的,想什么呢,快去做饭。”话随这么说,但唐云仍是搂着阿沙亲了个结实才把人放开。
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阿沙就做好了饭菜。看着桌上的佳肴,唐云只想一辈子都这样。

       “阿沙,下个月我要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 “回唐家堡拿嫁妆吗?”说着笑眯眯的夹了一筷子竹笋给唐云。

      “要拿也是聘礼。去西域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阿沙停下手中的筷子,抬头怔怔的看着唐云。而此时,唐云却并没有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 “嘿嘿,不是近段时间魔教很猖狂嘛,几日前丐帮下书约唐门一同前去攻打魔教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一小信使,也没什么要紧,但最近缺人手,我就被抓去当壮丁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别担心,不出半年我便回来。你想要什么小玩意?听说西域盛产玉石。给你带点回来?或者波斯猫?还有那边特殊的食材,毒物什么的?我想那边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“唐云。看着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唐云被吓得一惊,抬头看着眼前的人,冷着一张脸,看不出心绪。“那边还有——还有——我……阿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阿沙看着眼前无措的男人,终是软下心来,抬手抚上男人的脸庞,“阿云,我只给你半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半年之后,你若不曾来看我——那……便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唐云想了很久,才坚毅地回答道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‘阿云,你明知这一战非死即伤,为何还要接下丐帮的信?’

       ‘阿沙,半年后,我一定回来,即使我死在了西域。’

         直至唐云离开,他碗中的饭菜也没有被动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 •̀∀•́ )先卡到这!下午会有结局!!!( •̀∀•́ )去睡了!!!

信(四)(短篇)

       今日是元宵,天一擦黑阿沙便被唐云拽上了马。刚一坐稳,唐云便策马而出,今日的光景是他准备了一个月才弄好的,他想和阿沙分享这一年一次的盛景。

       进去唐门地界时便慢了下来。阿沙从未出过苗疆,对中原的民俗风物很是有兴趣,唐云也乐得向他解释。映着街边各式各样的提灯,男女老少们都有说有笑,打马慢悠悠的逆行穿过人群,阿沙被身边的气氛所感染,满足地搂紧了唐云的腰。唐云感觉身后的人靠近自己,从怀中拿出一朵小花递给阿沙,“这是用唐门秘术做的,好好留着。”阿沙拿着金属做的莲花,翻弄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门道,悻悻地收进怀里,转而又被街边买小玩意儿的吸引了注意力。唐云看着他孩子般的模样,摇摇头笑了。

       马最后停在了一个山头上,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唐家堡的景色。风吹细草,万籁静寂,阿沙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一下一下,很有活力。

       “等我一下,马上回来。”说罢唐云便转身没入了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   看着夜色中的唐家堡,它仿佛是一座机关阿沙赤脚走在冷草上,身上的银饰叮铃作响,伴着月光和不成调的曲儿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不多时,唐云变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 “这里是问道坡,有江湖最美的景色。中原有个传统,便是在元宵这一天放天灯,企盼来年平安,许下心愿。”唐云向阿沙解释道。

      “问道坡?这里是唐家堡地界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再往前走几步,便是成都府了,还能看到庙会,但怕闹太迟,你不方便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怎么,你还准备让我回去?”

       “嘿,你要是不介意,我很高兴你来我这乱窝子住一晚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嘛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媳妇儿真好!”瞥见天边出现一点火光,唐云亲了阿沙一下道,“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在远处的房顶上,一盏天灯被点亮,晃晃悠悠的向夜空中飘去,温暖的橘红色在夜空中忽明忽暗。接着,灯一盏接一盏的点亮,风卷着梅香将天灯送上天空。和隐忽现,和天上寥寥星辰相映,好似橘红色的光团大片大片的浮在唐家堡上空,江唐家堡照的通透。阿沙拉着唐云一起在草地上躺下,看着天上的圆月和漫天星火,侧首问到,“你的灯在哪儿?”

      “我?这漫天的灯都是我做的,你问哪个?”

      阿沙稍稍吃了一惊,这么多?“你的愿望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做灯,但从不放灯,若真有心愿,即使不放灯也会实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你竟是这样想的。”在苗疆,女娲娘娘是他们唯一的神,不论发生什么事,都要去告诉娘娘,更何况是实现心愿这种事。“那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很平淡。每天都可以和今天一样。”莫名的唐云的语气中透出了深深的无奈,“并且,你喜欢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诶,很有自信嘛。”阿沙对着唐云狡黠的笑了笑,翻身跨坐在唐云的身上, 俯身贴着唐云的唇说到,“我也很喜欢这个要和我一起过日子的人。唐云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 唐云伸手轻轻的环住阿沙,轻柔的吻着他的唇,仿佛就像阿沙的名字一样。沙子,不能抓紧,抓紧了,便是失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ಥ_ಥ)我错了!!!!前两天生病。。。(ಥ_ಥ)没时间更(ಥ_ಥ)我错了(ಥ_ಥ)请不要放弃我!!!!(ಥ_ಥ)这里有很多暗示梗,但不包括最后那个关于名字的。。。。我只是想到了一首歌而已,,你们懂得!


( •̀∀•́ )去江边拍的( •̀∀•́ )被蚊子咬死啦!!!!